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衡阳上班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2|回复: 0

十四年职场血泪史(下)

[复制链接]

932

主题

942

帖子

4074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4074
发表于 2018-10-7 12:12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都说现在的90,95后的员工,不好管。想当年,80后的员工,何尝不是如此?
公司早上9点上班,我一般会提前个10来分钟到,学习学习日语。有一次,被领导看到了,批评我了几句。大概意思是,不要在公司做和工作不相干的事情。可我却非常不爽,跟领导说:明明还没到上班时间,别的同事可以在那东拉西扯,我就怎么不能学习日语。
我和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了起来。最后,我气冲冲的把日语书往桌子上一摔。很多同事还以为,接下来我要辞职不干了呢。然而,我并没有,而是忍了下来。
我想,如果时间往前两年,幸许我还真的不干了呢,可见进入社会这段日子,我确实要成熟了一些,但终究还不算太成熟。乃至今天,我顶撞领导的毛病依然没改。
老实说,我的领导也确实有点小题大做,因为当时我一直没有业绩,所以他自然看我不痛快,看我来得早,不在那整理客户,却学日语,自然想上来说几句。结果,我又是个刺头,和他顶了起来。我还记得他的原话:犯了错误,还振振有词。
不过我们领导脾气还真是好,当着那么多人怼他,他也没把我怎么样。如果换了我是他,估计早就当机立断,把当时的我开除了。事实上,日后的我经常这样开除员工。
但是,终于有一天,领导让副总告诉我,我被辞退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并没有什么反应,反正电话营销这份工作,我也是干的够够了。其实在这段时间里,我也经常以见客户的名义,出去面试。不过面试的效果一直都不太好。
许多人被辞退,就直接那么走了。而我被辞退,还非得搞个仪式。记得那是一个下午。那个副总,把3组和4组的人,都叫了过来。临走前,他让我送给每人一句话,然后每人再送我一句话。
十四年职场血泪史(下)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经验心得 第1张
有备无患——有史以来最好的工作

被辞退没多久,我又找了份更好的工作。这家公司是我市一个地产集团,当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。但好歹也算是个老企业,所以今天依然还苟延残喘的存活着。
当时我去了一家公司,面试我的是人力总监,一个中年妇女。她对计算机一窍不通,也问不出什么高端的问题。我只记得我当时说了些,关于公司网站的改进意见,我建议公司把网站,做成类似于淘宝那样的网络商城。这样很多人,不用亲自过来,也能够在线购买。
放到10年后的今天,所有的线下商场,都开始这么干了。而我在那个时候提了出来,怎么说也算是有的跨时代的意义了。哈哈,又吹牛了。
人力总监,听完后很满意。她说:其它来应聘的,只是单纯的介绍自己。都没看过我们公司的网站。你们搞计算机的,总要看看别人家的网站,是怎么做的吧,这样才专业嘛。
就这样,我很轻松的通过了初试。
为了能更顺利的通过复试,我回去后,真弄了个和淘宝一模一样的网站。其实倒不是我有多牛。一来,那个时候,淘宝还没有今天那么复杂。二来,网上有开源代码。我只要下载下来,稍微调试,修改一下就可以了。我记得那套开源代码还不大,因为我当时没有U盘,是把文件装在手机里,拿去复试的。那手机的总容量才250M,10年前嘛,能有什么好手机。
复试我的人,是位30来岁的大哥,我管他叫——端哥。他是原信息部的主管,也不知道为啥,他要离职,所以就是让我来顶替他的。整个集团,就他一个人懂技术,所以最后能不能通过,那就得他拍板。
我用电脑搭建了个虚拟服务器,给端哥展示了我做的网站。
端哥让我在线购买看看。我就操作了一下,但结果数据库里没有显示。我当时急得一头汗。不过老天作美,我临时调试了一下数据库连接,居然成功了。要知道,我在学习编程的时候,数据库连接,每次调试总要出点问题,要调试好久。那天,居然一步到位了。于是——我通过了。
腐朽的大公司——混吃等死的同事

不过最后,我还是认识了芳姐。有一次,我去芳姐办公室,给另一个财务大姐,安装财务系统。这时,一个经理来了,芳姐问这位经理:我要的资料准备好没。经理埋怨道:没啊,芳总,这不能怪我,资料在电脑里打不开了。我让小马过来帮我弄,他老也不过来。
我当时就在旁边,听到也是服了。自己工作没做好,就赖到我身上。公司上上下下,好几百人。就算有问题我也得一个一个来啊。总不能你叫我一声,我马上瞬移到你眼前吧。不过泉涌集团大部分管理者都是这个德性,我也见怪不怪了。所以我也没有作声解释什么。
芳姐说:行了,那资料我自己准备吧。那经理看了我一眼,悻悻的离去。
这时财务大姐跟我说:小马,你是不是近视啊。怎么离电脑这么近。我说:是啊,200多度呢。
财务大姐说:近视咋不戴眼镜呢,这么看电脑多累啊。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:戴眼镜就不帅了啊。听到这话,财务大姐和芳姐扑哧一笑。
芳姐道:是啊,我也不喜欢戴眼镜。
“咦?芳姐,你也近视,不过看起来不像啊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“以前近视,后来做了手术,所以现在看的很清楚”
“哦,这样啊。不过我听说准分子手术,是直接切割晶状体,以后老了的话,可能会得后遗症啊。”
“哈哈,以后那么久的事情,管它不了了,现在能看清就行。”就这样,我和芳姐从陌生同事,算是认识了一些。以后偶尔去芳姐那,能和她聊聊天,我就很满足了。
芳姐算是泉涌集团少数认真工作的人,而27楼上,大多数人,每天的状态就是在混日子。尤其是刘总监安排来的更是如此。刘总监是人事总监,却配置了3个助理。一个助理是公司原来配给她的,另外两个都是她安排进来的。结果是仅有那一点点的工作,她也安排原有的那个助理做。而其它两个助理,整天过着挂机领工资的日子。
即便这样挂机,那些助理也不太满意。有个助理跟纪兰关系好,经常来我这里找纪兰玩(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)每次来,她都会抱怨,怎么还不下班?怎么还不周末。
我说:大姐啊,今天才周三,你就盼着周末啊。
她说:我每天周一就开始盼着周末,早上9点到这里就盼着下班。
我真的很同情她,因为她每周需要煎熬5天,上班对她来说,就是坐牢。如果一个人的工作生涯,占整个一生的30%,那么她的一生,30%就是在煎熬和期盼中度过,而最后期盼的结果,就是退休养老,这个结果实在是没让人觉得,有什么好期待的。
我并不是危言耸听,泉涌集团大多数人,都是这样的活着。那个助理年级20来岁,实事上,这里,30岁,40岁,50岁的人都有。他们每天的状态,几乎是溜须拍马,挂机等着退休。
而且在这里,我才领教什么叫做真正的势力。有一次,我去法务部检查网络部线。可部线的插口,被两个又大又高的档案柜挡着。虽然我体力还是可以的,但一个人挪动这两个档案柜,可真是有些吃力。而整个法务部,4,5来个人,没有一个过来搭把手的。我主动请求他们帮助,女生们,说自己是女孩,干不了这粗活。我让男的干,旁边的女生就贱嘴溅舌地说:王哥都那么大岁数了,哪搬得动啊。
好吧,我自己来,我辛辛苦苦忙了大半天,总算把两个档案柜挪开,已经是满头大汗。检查完之后,我准备把档案柜再挪回去。正巧,这时副总来了,看到我搬的很吃力,赶紧过来搭把手。副总这一上手可好。整个法务部全涌过来,其中王哥冲在了最前头,帮着搬。走廊经过的人,也凑进来帮忙,呼啦啦一下子来了10来个人。很多人站在人群外面,都插不上手。果然人多力量大,一分钟不到,两个档案柜,就放回原位。
莫须有——开除不需要理由

信息部又招进来一个人,我就感觉不对。这哥们40多岁了把,一看就不像来干助理的。看样子他和刘总监挺熟,刘总监让我带他去下面各部门,多走走,多认识认识,让他熟悉熟悉业务。小韩也是新来的,刘总监怎么不曾让我带小韩去熟悉。
我带着他,到各个部门熟悉业务,下面的员工就一个劲的问:小马,干得好好的,怎么要走啊。我呵呵的笑了,半开玩笑,半讥讽道:哎呀,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,我估计要被公司开了。那个40来岁的哥们,赶忙补充道:不能,不能。
被辞退的一天终于来了,那天上午,好不容易部完了楼下超市的网络,就被刘总监再三催促,叫了回去。说我被解雇了,解雇的原因是,我上次做的公司内刊,有些标点符号有错误。
咱们先来就事论事,